原来我可以这样去爱

爱,人类永恒的话题,电影电视剧最钟爱的主题,多少男男女女为之心醉神迷。

曾经,我是一个情感至上的人,我不贪慕荣华富贵,这世间,我最珍视的是亲情、爱情、友情。曾经,我认为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,因为我爱我的先生,恰好他也爱我。难以忘记,我们曾多年相隔万里却依然情比金坚;难以忘记,我们在一穷二白的日子里相濡以沫,互相扶持;难以忘记,我们一起探讨人生,向着共同的目标奋进。那些年、那些场景,曾让我坚信我们的爱情是坚不可摧,是牢不可破的。

可是,不知从几时起,我们的关系出现了裂痕,可能因为一句气话,可能因为婆家或娘家发生的一些不愉快的事,或者仅仅因为孩子的尿布是该手洗还是机洗。争吵越来越多,言辞越来越激烈刻薄,我们之间变得越来越冷漠。当感觉到曾经的浓情密意、心意相通正在一点点散去,我难以承受巨大的痛苦和失落。我无法接受,也想不通,为什么会这样?

找不出原因,想不通为什么,我的心越来越冷,曾经以为纯真美好的感情变得像一个笑话。我开始学习心理学,开始学习佛法,我要搞清楚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?真相在哪里?

导师无数次地告诉我们,世人所谓的爱是贪爱,贪爱的背后是我执,我执的根源是无明。虽然读了那么多,也不断在思考,可是一直是一种朦胧的理解,一种似乎明白的“明白”。一行禅师说,你可以爱,爱是个很美丽的字,我们要归还它原本的意思。还说,没有理解,你的爱不是真爱。我开始一次次地反问自己:我一直认为我在爱,我真的懂爱是什么吗?我的爱背后真的有贪在作祟吗?我的爱是真正建立在理解之上吗?我所谓的理解,程度又到底有几分呢?

我开始观察生活中的自己,回忆之前的那些争吵是如何发生的?我慢慢发现,我自以为爱先生、关心他、呵护他、尊重他,其实背后暗暗隐藏着一个大大的“自我”。当我说爱他的时候,内心的潜台词其实是:你看我这么爱你,你也应该更爱我才对吧;当我为他做了一点什么的时候,内心也有一个隐藏的计算器在默默而快速地计算着:你看我又为你做了这么多,你应该对我更好才行;当我在双方争执中做了一些小小让步的时候,内心中有一个声音在愤愤不平:你看我都做了这么多的牺牲,你可不能再得寸进尺啦。

这样一观察,我吓了一跳。原来我所谓的爱,本质上是一种你多我少的计算,是一种我投你以桃你须回报我以李的交易,是一种我付出了就必须有所回报的投资。一旦这种计算结果显示我吃亏了,一旦我认为爱的投资亏本了,我就会产生无数的怨气、委屈、不满和愤怒。这是真正的爱吗?这样的爱给我带来的是什么?它带给我的不是快乐,不是幸福,而是越来越多的负面情绪,是夫妻关系的恶化、家庭氛围的剑拔弩张,它不仅伤害了我,也伤害了我的先生、我的孩子,甚至我的父母。

曾经以为我不会再去爱了,生活只是履行职责,扮演角色,仅此而已。可是,当我愈加认真地投入三级修学,当我不断修习依止法,修习皈依,当我愈加真诚地面对自己,当我慢慢学会用八步骤来改造自己的生命,我的心逐渐变了,变得开阔,变得比从前柔软。

某一天,我忽然感到,我可以去爱,但我不再执著。不再用患得患失的心去爱,只是去关心,只是去陪伴;不再用斤斤计较的心去爱,只去做好我能做的;不再用自以为是的心去爱,而是不断去理解,去真正地理解,去深刻地理解;把背后的贪一点点去除,把背后的“我”一点点缩小,去学习无条件地给予对方喜悦和幸福。这种感觉真好啊!心是温暖的、柔软的、开放的,充满生机和活力,这种感觉好幸福!

我明白,这种感觉、这种心态还不能一下子就在我的生命中占据主导地位,但我已经感知到了它,可以通过反复的观察修、安住修来增强它的力量,让它成为我生命中的主导力量。

脑海中浮现出这句偈颂:“于久远驰骋生死中寻求我者,于长夜痴暗睡眠中醒觉我者,于陷溺有海拔济我者,于三界牢狱解放我者。我入恶道,示以善道。我有疾病,为作良医。我为贪等猛火所烧,为作云雨而息灭之。”此刻,我才深切体会到诸佛菩萨、善知识对我的爱是一种怎样的爱!愿我此生及余生,追随他们的脚步,不断学习去爱,去无私地爱!爱自己,爱身边的人,爱更多的人,乃至爱一切众生!